莉莉丝

涉英。
加油产粮!!!

舞会!神与天使的华尔兹!(序章)翻译

  活动:ダンスパーティー!神と天使のWaltz!/舞会!神与天使的华尔兹!(第99期)
  
  名称:「序章·After Everything/尘埃落定」
  
  时期:春
  
  出场人物:天祥院 英智、日日树 涉

  
  英智(呼,真是温暖的日子,春天果然如约而至。)
  
  英智(虽然小时候,因为出生在冷冰冰的冬天,自然而然、就去嫉妒这样可爱的季节,还说过“最讨厌春天了”这样的任性话,)
  
  英智(不过现在,可以坦然说出“最喜欢春天了”。)
  
  英智「我最喜欢春天了!」
  
  涉「哦呀☆英智在说什么呢?」
  
  英智(真是的,涉!都吓到我了。)
  
  英智「最喜欢涉了。」
  
  涉「嗯?!哇呀!真、真是Amazing☆——!」
  
  涉「春日来临让你这么高兴吗?」
  
  英智「玩笑话而已。谁让你突然从我的身后窜出来,把我吓了一大跳啊?」
  
  涉「对不起啦!小丑向皇帝陛下道歉。需要准备什么来赔礼吗?」
  
  英智「那倒不用。」
  
  英智「不过,你的样子、让我想到了些有趣的事♪」
  
  涉「什么呢?别说答案,让我来猜猜!」
  
  涉「啊☆是一年前——两年前的事情吧。」
  
  英智「好聪明,好聪明♪不愧是我的涉,一下自己就能知道我在想什么呢。是读心术吗?」
  
  涉「阅读天使的心灵是非常困难和危险的,我只是依靠自己的一点小把戏。」
  
  英智「可是、涉在我心中,是神明哦?」
  
  涉「“不胜惶恐!”」
  
  涉「我学得像不像?」
  
  英智「幸好,他又出去巡回演出了。不然一定会立即冲过来,把这个干净的阳台霸占掉。」
  
  涉「我可没有吹笛子,他是不会过来的。」
  
  英智「话题扯远了。没想到在毕业之后,我们还能在学校里喝茶。」
  
  英智「天祥院家在梦之咲还算占有一席之地——这个我当然知道,只是,没能想到这么平静的生活还能继续。」
  
  英智「似乎从涉出现的那一刻起,我的人生轨迹都改变了。」
  
  涉「明明是滥用职权下令不许任何人靠近啊,英智?」
  
  英智「嗯?」
  
  涉「皇帝的威严还在☆」
  
  涉「哪有像我一样察言观色的神明啊?」
  
  英智「哪有像我一样滥杀无辜的天使啊?我都要反过来问你了。」
  
  英智「说起来,也不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叫我了。好歹要透过表象,看看里面是什么样子的嘛!」
  
  英智「啊、不过,我的这幅皮囊还是很有力量的♪虽然不是像涉那样的大美人,但还是很温柔可亲,是商场上无往不利的刀剑。」
  
  涉「英智,不要露出天真可爱的样子哦?明明你的那种神态更要人命。」
  
  英智「要你的命?」
  
  涉「哎呀,感觉被你的微笑戳中心脏了。」
  
  涉「我就是被这样的英智、迷得神魂颠倒才加入fine的!」
  
  英智「啊——是吗?」
  
  英智「那就在这个柔软的下午,安安静静地泡上茶水,像活了很多年的老人们,」
  
  英智「一起想想过去的事情吧。」
  
  涉「那场华尔兹,是真的很美哦!」
  
  英智「是的,好像还浮现在眼前、像昨天的事情呢。」
  
  涉「永世难忘。」

这期活动很开心♪既可以轻轻松松地肝,eiei宝贝也会给我掉卡,还用水位抽到了忍忍!
但是,舞池怎么办呢……?
不管啦,排名又掉了(。)

我要表白冬鸟太太,我爱她和她的画,她是我cp之光。(如果阿满老师像她那么勤奋,我可能此刻根本无法活着打出这段字……)

猝,猝不及防!?

生日快乐wataru!!
这么晚才发生贺,对不起我有罪(。)实际上,在二月开头时我就因为个人原因卸载了lofter微博b站这些应用,实在是一言难尽。虽然写在这里估计没几个人看到,但我想说的是:我这辈子一定能填坑.jpg

【涉英】信息错误/Error(中)

  前篇请戳这→(上)









  没有温度的冬日到来了。

  

  日日树涉把自己的头发围在脖颈间,不知道的第一眼看上去还以为是月白色的素织围巾;即便是冬天,他的穿着也富有特色,厚实的深色呢子大衣服服帖帖地把他裹了起来。

  

  涉不怕冷,但热乎乎、暖洋洋的事物在冬天里总是备受推崇的,因此只要踏进任意一块有他足迹的区域,随手就能拿到一杯热可可。“这也是魔术师的小把戏吗?”

  

  屏幕那头的陌生人发来这样的消息后就没有了下文。

  

  涉回复他要到傍晚了,今天比想象中的要忙碌。圣诞演出的场地已经决定好,舞台下空荡荡的座位席就像等待着一个人的到来。离演出还有一个月不到。

  

  本该决定演出魔术项目的人此刻却蜷在公寓里细腻的法兰绒大沙发中,毫无顾虑地与人聊天。

  

  9:38

  

  这也是魔术师的小把戏吗?

  

  17:41

  

  呼~呼~当然!没有错,这就是我这位魔术师为世界带来的又一份礼物!

  

  17:41

  

  我也想喝。

  

  17:42

  

  你伸出手没准能摸到哦?

  

  17:43

  

  没有:(

  

  17:43

  

  您每次发这种表情就让我惶恐不安……!

  

  17:43

  

  不过这也是正常的。我很少踏足医院,因为我是不用加油的超人!即使死亡后躺在棺木中也能吹吹气让雪花飘落~♪

  

  17:44

  

  那你能让天气变化吗?比如让外面的雪停下来,在空中拼出星星的形状。

  

  17:45

  

  我是魔术师,不是操纵天气的神明啊?不过只要多加磨练,下次演出应该可以表演一下。感谢你给我带来的这个电光般噼里啪啦的绝妙点子!

  

  17:45

  

  加油哦,我还想看你操纵季节!可以的话顺便连时间也一同研究一下吧!

  

  17:46

  

  究竟是我还是你该加入妄想症候联盟呢☆

  

  17:46

  

  我可是实干主义者,就算是不可触碰的“妄想”我也会拼尽全力的。

  

  17:47

  

  啊啊!你的这种为梦想奋力拼搏的可贵精神真值得我高歌一曲!♪~♪~

  

  17:48

  

  是吗?我反倒觉得自己的方式太过于冷酷无情。

  

  17:49

  

  这时候就轮到我反问一句“是吗?”了。

  

  “初衷和结果是好的,过程却是坏的”这种事情也不是没有,我们又不能把中间过程裁剪下来,把它当某位富太太裙子上的边角料无视掉。

  

  17:50

  

  所以嘛。躺在床上很难过的时候才来得及指责自己几句,我可完全不敢挥霍光阴。

  

  17:50

  

  时间还真是昂贵,连住在顶级病房、吃着满汉全席的你都不能支配。

  

  17:51

  

  是啊,有价无市的东西真讨厌。

  

  17:52

  

  但我对于世界汹涌磅礴的爱是非常廉价的!不,是免费的!♡

  

  17:52

  

  那我就多买一点给自己了。

  

  17:52

  

  谢谢惠顾,欢迎再来~顺便一提您还获得了买一赠十的奖品呢!

  

  “您好,”记者扫视了护士服上的胸牌,继续采访说,“逢田小姐,还记得当时的场景吗?”

  

  这位被称作“逢田小姐”的护士郑重地把一杯热可可捧在手心,过分拘谨的动作反而稍显滑稽:“啊,那个,那个时候是早上七点,嗯,七点不到,我正在巡视病房。”她说话断断续续还有些重复,似乎因为记者的动作而很紧张,“就听见窗户啪啦啪啦被拍打的声音,我还吓了一跳。”

  

  说到这里,护士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她接着叙述道:“我转过头,发现是两只鸽子闯了进来,这个,”护士端起热可可,“虽然不怎么可能,但的确是它们送过来的。就是这样了。”

  

  记者转过头朝镜头露出一个惊异的微笑:“以上就是我们的采访资料。那么这份由不知名人员,或者说是由鸽子送上的大礼,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早上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大事。

  

  全东京的所有医院,只要有窗口的病房都收到了一杯来自鸽子们的热可可。

  

  难以想象这些白净的鸽子如何用并不强壮有力的爪子提起保温袋,舒展翅膀跨越细雪覆盖的城市把饮料送往各地。有人毫不顾虑,直接就高兴地品尝了;也有人索性在医院里检验了一番,发现里面的巧克力浓度比市面上的要高。

  

  总之,无害、免费、温暖的热可可被信使送到了苍白的病房,美中不足的是鸽子们没有一条能说会道的银舌头,它们无辜地卖关子,还用鲜红明亮的眼睛注视着你,却不肯透露寄出东西的人的丁点线索。

  

  顺便一提,目前最高的可能性是圣诞老人,大家都这样说。

  

  9:25

  

  是你吧。好厉害呀!

  

  9:31

  

  你说什么呢?

  

  9:31

  

  就是今天早上电视里播的那个!肯定是你驱使鸽子去送礼的吧!

  

  9:32

  

  你怎么会如此笃定是我带来的惊喜呢?

  

  9:32

  

  我厉害呀。

  

  9:33

  

  当然,你也很厉害。今天早上我出乎意料地很早就醒过来了,排除被冻醒的可能,我想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在伺机而动,这时就看见鸽子挤进窗子小小的缝隙,把热可可带到我手心里了。

  

  9:34

  

  哇哦~!好喝吗?这可是圣诞老人的使者们带来的预告。

  

  9:34

  

  很温暖,还甜甜的,我很喜欢。可是圣诞老人的使者不是驯鹿吗?

  

  9:35

  

  这位住在北极的老人家该与时俱进一下。

  

  9:36

  

  鸽子也是很久以前的信使了吧。

  

  9:36

  

  才不是!鸽子是最amazing的伙伴!

  

  9:37

  

  啊啊,抱歉,看样子你很喜欢鸽子。能请你跟鸽子们说一下,我想要的圣诞礼物是火腿汉堡,可以吗?光是预告就已经很精彩了,那么稍稍过分一点的要求应该也无伤大雅吧。

  

  9:38

  

  没问题!你的陌生人好伙伴随时为你效劳!

  

  9:38

  

  我还有个愿望,也能跟你讲吗?

  

  9:39

  

  当然可以!请讲。

  

  9:40

  

  我要留到圣诞节,要是圣诞节不能说的话,我就在新年的时候告诉你。

  

  9:41

  

  那就是新年愿望哦?

  

  9:41

  

  嗯。会实现的。

  

  9:42

  

  漂亮的日子还没到来,石板也没有长出青苔呢,你就对自己还未许下的愿望如此肯定,果真是自信的人啊!

  

  9:43

  

  哪有,我是很胆怯的人。

  

  9:43

  

  管中窥不见一斑。

  

  接下来,直到离演出还有半个月的时候,涉都没再接到一条消息,可他也实在忙得脚不着地,无暇顾及那位陌生人先生。

  

  涉还听闻自己的四个友人要来观看这场表演,他高兴得像被点燃的爆竹,四处奔走只求让这场表演臻于至善,好为四位献上最难以忘怀的圣诞大礼。表演持续两天一夜,紧接着简短的休息后,他还要乘着热气球在十二月最后一天的最后一秒登上东京塔顶峰,与璀璨绚烂的烟火融为一体,轰轰烈烈地让鸽子们撒下鎏金的花。

  

  如此琢磨着,涉仍觉得这样盛大的计划、这样如痴如醉的狂欢夜还不够,他甚至想叫四面八方的云朵都燃起火焰,让风沾染爱的气息去亲吻远方国度里娇艳的茶花女。

  

  终于,一有空闲的片刻,涉就满怀期待地去寻找那位“缪斯”。

  

  此时离演出只剩下十天,可以开始倒计时了。

  

  21:06

  

  knock knock~♪请问缪斯女神在家吗?

  

  21:07

  

  【错勿】发送信息失败。

  

  21:07

  

  你“错误”写错啦。

  

  21:08

  

  本来还想开个玩笑的:(

  

  21:09

  

  咦??!为什么消息发送不出去呢?!难不成我误打误撞碰到了神奇的幽灵陛下!!我的心脏此刻紧张得发出了敲鼓般咚咚咚的壮烈声响!!

  

  21:10

  

  ……你是演员吗?

  

  21:10

  

  我是给人带来欢笑的道化师☆

  

  21:11

  

  看出来了,毕竟我也捂着嘴偷偷地笑了。

  

  21:11

  

  为什么要把笑声遮遮掩掩呢?肆无忌惮地宣泄出来不好吗?

  

  21:12

  

  笑得太大声不仅自己会喘不过来气,我那位古板的竹马也会过来说教。

  

  21:12

  

  好可怜啊!你简直是被继母压榨的可怜的灰姑娘!!

  

  21:13

  

  啊?我很有钱的。再者说,灰姑娘不是我,继母也不是我,我的那位竹马担任的虽然也是恶役,但他其实是继姐。

  

  21:14

  

  你真是个会开玩笑的幽默风趣的人!

  

  21:14

  

  我没有在开玩笑。刚才的消息错误代码也不是玩笑。

  

  21:15

  

  哦哦!我明白了——这是一个测试!!如果我真的相信那条错误提示,那么我的灵魂就会被抽出来,一边凄厉地尖叫一边被你当成餐后的甜点饮下是不是!!

  

  21:16

  

  你要不要来我的医院看看?

  

  21:16

  

  我的意思是,以往都是我主动发给你消息,这次终于轮到你了,我要好好地戏弄你一下才行,不能错过这种机会。

  

  21:17

  

  哦。

  

  21:17

  

  你怎么很失望的样子啊。

  

  21:18

  

  我很期待作为剧本的灵魂人物在舞台上燃烧自己的那种愉悦感啊,不可以吗?

  

  21:18

  

  来我的医院还可以给你打九折哦?

  

  21:19

  

  不要拐弯抹角地说我有病啦!身体不好躺在床上的人明明是你。

  

  21:20

  

  感觉还是捉弄到你了,我好开心♪

  

  21:20

  

  对了,我可能要错过你的演出了。

  

  21:21

  

  你已经偷偷翻阅了谜题答案吗?这是作弊行为。

  

  21:22

  

  没有,我还不清楚。只是隐隐有些直觉。至于演出,其实我是为所有在圣诞节要演出的魔术家们做了宣传,让自己的名字出现在海报的角落上了。

  

  21:23

  

  那么只要我稍一抬头,就能看见你的姓名咯?

  

  21:24

  

  是这样的,按理来说没什么错。

  

  21:24

  

  原来你会灵魂出窍到名字上面吗?!太厉害了!

  

  21:25

  

  我的灵魂还没有那么轻盈,连动一下都很困难。

  

  21:25

  

  好可惜。

  

  21:26

  

  没什么好惋惜的,我根本不能来观看你的演出,怎么能叫“错过”呢?

  

  21:26

  

  能允许我冒昧地问一句,为什么不行?

  

  21:27

  

  十天后我有一场规模较大的手术,撑不过去的话,这个手机号码就不会再给你发消息了。

  

  21:28

  

  你忍心抛下我独自前往宽敞的天堂吗?我会孤独死的。

  

  21:29

  

  我会在地狱等你的。

  

  21:30

  

  哇,这句话和“做鬼也不放过你”是一个意思吧。

  

  21:30

  

  顺便,今夜我贸然打扰,其实是为瞥见您浩瀚脑海中的一缕奇思妙想♪

  

  21:31

  

  离圣诞节一周都不到了吧?

  

  21:31

  

  你还没想好演出内容吗?这是你的失职。

  

  21:32

  

  实际上还有十天呢。

  

  21:33

  

  在病房里我难以观测时间,所以估计错了。没什么要紧的,那你又多了三天准备。

  

  21:34

  

  你实在不相信我呀!我的演出已大体决定,仍有些细节,我需要别出心裁的构思。

  

  21:35

  

  所以来请教我吗?

  

  21:35

  

  没错,没错!你这是恃才傲物吗,老师?

  

  21:36

  

  你这张嘴也没客气到哪里去吧,居然装模作样地喊我老师。金钱能满足的东西我见得太多,所以才会妄想一些无价的美好物品,这就是你想要的吧?

  

  21:37

  

  你对自己也蛮刻薄的。

  

  21:38

  

  哦?承蒙夸奖。

  

  21:38

  

  冷冰冰的气氛像从天而降的雪花一样围绕在你我身边!我都快冻得打哆嗦了!你的心情不好。

  

  21:39

  

  我本来以为在手术前能度过安稳的日子,结果你却说在我要踏入无边无际的黑暗地狱时,所有人都在为新年到来和圣子的诞生欢呼雀跃,畅饮美酒通宵达旦。

  

  21:39

  

  这难道不失为一个好理由吗?

  

  21:40

  

  对不起,我以为你不惧怕死亡。

  

  21:45

  

  怎么可能啊!?

  

  21:45

  

  我真想砸烂这块屏幕、钻进无线信号,顺着那些滋滋作响的电线一路爬到你那边,摇晃你的脑袋听听里边震耳欲聋的水声!

  

  21:45

  

  我从未见过你这幅模样。

  

  21:46

  

  “反正都快要死掉了”——我是抱着这样的心情活着的,但这可不意味着我就想死。我想要自己的生命长久地保留在人间,凭什么是我死嘛?

  

  21:47

  

  今晚请你尽情地诉说吧,我会安静又认真地聆听的。

  

  21:48

  

  你这样善解人意让我觉得自己还是不成熟的小孩子。

  

  21:49

  

  如果可以我也想当无忧无虑、一心只想为他人带来魔术和快乐的小孩子呢!

  

  21:50

  

  啊!你这是痴人说梦。时间会以最快的速度溜走的。

  

  21:50

  

  那你会感慨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吗?

  

  21:51

  

  尽管我连呼吸的时间都不够,但虚度光阴一向是我的长项。一边埋怨自己的身体太差,根本没有足以支配的空闲;又一边贪图享乐,将时间蹉跎在永不停息的下午茶中。

  

  21:52

  

  为什么是我啊?凭什么一出生就得喝苦苦的药汤啊?凭什么就连实现自己的理想,还得一步一步踏着别人的尸体上爬啊?

  

  21:53

  

  我真不甘心。

  

  21:54

  

  你的经历像一位皇帝。我能喊你“皇帝陛下”吗?

  

  21:54

  

  你就是故意的。或许没等到手术来临,我就已经躺在床上死掉了,但这个结局要比血肉模糊地死在手术台上要好。

  

  21:55

  

  接着第二天,报纸上就会刊登我死去的消息,你就会知道我是谁啦。

  

  21:56

  

  这是超高死亡率的解密游戏吗?

  

  21:56

  

  是的:)我相信你能通关。

  

  21:57

  

  你有什么愿望要说吗?鉴于你圣诞节那天不能告诉我了,新年也未必。

  

  21:58

  

  啊!那个啊!我已经想好了,正在思考如何提出呢。

  

  21:58

  

  事先说明,这是我的圣诞愿望加新年愿望!

  

  21:59

  

  嗯嗯,你会收到双倍祝福☆

  

  22:00

  

  那么我想死在一个温暖美丽的春日,棺材上要撒满蓝玫瑰。

  

  涉把已经输好的“没问题!您的小丑永远会实现皇帝陛下任何一个心愿”删掉,他突然之间就被一种茫然若失的感觉淹没。

  

  啊。

  

  他沉默了半天,不知道的人会以为在演哑剧;涉也难以想象自己的表情如何,是慌张还是愤怒,他好像都没什么理由。

  

  可他明明知道的,屏幕那一端的人也知道的,十几年过去这份心照不宣的默契始终存留,第一条信息发送过来时涉不经思考也知道这是谁。

  

  那位傲慢优雅的皇帝陛下的一言一行,身为尽职尽责的小丑,涉非常清楚,好像是铭刻在灵魂中,与骨肉融为一体了一样。

  

  消息从来没有发错或者怎么样,这里的每一言每一语,涉都能信誓旦旦地保证自己能在脑海中勾勒出那人捧着手机时嘴角翘起的弧度。

  

  等涉回复时,对面早已没了动静。

  

  22:17

  

  就允许我在出席葬礼时,为你献上一枝长茎的蓝色玫瑰,再用魔法的kiss唤醒你吧。

  

  在他未曾踏足过的遥远的医院中,病床上的天祥院英智悄悄将苍白的唇贴上了冰冷的电子屏幕。如同一位信徒虔诚地亲吻天神的指尖。

  

  十天后的圣诞节要是能够下雪,演出气氛一定会很好吧。

  

  英智心想。

  

  此刻,日日树涉和天祥院英智的窗外下起了雪。没有温度的冬日到来了。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啦!祝福很多都写在了图上,顺便一提英智已经带着奏乐来我家了x
本来已经写好信息错误的(中),并打算作为生贺发出,但因为情节没有生日那样热热闹闹的,不怎么妥当,所以就这周末再发啦。我也很快就要考试了,考完就有时间把这个故事写完了。

【英智中心】烛火星芒/Warmth

  给英英生日的贺文!
  
  参加了一个生日企划,链接在评论。戳我主页甚至能看到我画的(因为太丑以至于没打TAG的)生贺祝福和手写寄语:D
  

  “呼,呼。就像梦境一样呢。”天祥院英智说。
  
  奔跑过度后不由自主的喘息从他唇边溢出,化作白茫茫的热气升腾在冰冷的夜空中,路上行人稀少,大多埋着头步履匆促地赶路,无暇顾及这个披着厚重长袍的奇怪的年轻人。
  
  他手上针扎的小孔此刻在晚风中泛着刺痛,血管收缩的感觉格外明显。
  
  英智仍然不敢相信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走出医院,来到了大街上。他兴奋而稍显幼稚地反复踩下雪层,对积雪被挤压时发出的柔软声音好奇极了。
  
  这么寒冷的冬天,夜色是很锋利的。星星无言地注视着这个偷溜出来的少年,他们的叹息被掩盖在闪烁的光中。
  
  英智的脸颊红扑扑的,像全身的血液都涌到了脸上来;因此把手伸进毛绒绒的口袋里保暖,却出乎意料地发现里面有几个面额不大的硬币。
  
  借着路灯浅浅的光,英智抬头打量着对自己而言并不多见的硬币:他几乎没有使用过这个,只在梦之咲被人教导使用自动贩卖机时才略有接触,对坚硬的质感是很生疏的。他用温热的指腹反复摩擦着硬币的表面,在雪地里深一步浅一步地走到不起眼的烟杂店前:“请给我拿盒火柴,还要一根蜡烛。”随后就把钱放上柜台。
  
  店里的人无精打采地拿来了东西。
  
  他哈欠连天的模样和店中昏黄不定的灯光实在与英智的想象如出一辙,轻声地道了谢后,他又漫无目的地行走下去。
  
  童话故事中,卖火柴的小女孩被冻死在雪地里,英智不确定自己的结局是否也这般安静,但他出于心底某些难以言喻的趣味,还是找到了一个白雪堆砌的墙根。
  
  随后,英智就靠着湿冷的墙壁坐下了。
  
  他分不清这究竟是午夜时分的荒诞梦境,还是垂死之人的弥留一幕;可渗透长袍刺入骨髓的寒意又那么明显,几乎能确定明天要是还活着就一定会发烧——说起来,这件长袍是他在医院里拿的——总之,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在做梦,似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英智怀揣着猜测,手指哆哆嗦嗦地拆开火柴盒,生疏地将火柴头抵住盒壁使劲摩擦。
  
  “嗤”的一声,火柴发出了明亮的光芒。英智有些畏惧地缩手,那根火柴就被他不小心丢到了雪地里熄灭了。
  
  明暗不定的星光下,他沉默地望着那根焦黑的火柴,好像那是什么贵重的物品,以至于他的神情是那么的悲伤而肃穆。英智又划燃一根火柴,点上蜡烛后就吹掉了。
  
  英智把蜡烛插进雪地,用厚实的雪固定住它。
  
  一股细小的温暖不断传来,有了它,周围的一切似乎都被照亮了。英智小心翼翼地蜷起身子,如同童话中的小姑娘注视着在风中萧瑟的烛火。
  
  他本以为自己能看到皇冠、宝座,荆棘中的玫瑰,飘浮在云层之上的虚幻的伊甸园;
  
  可他只看见了匍匐在墙角的潮湿的暗青色苔藓。
  
  他本以为自己能听到歌声、欢笑,舞台下的雀跃,对自己抱有爱的不知虚实的表白;
  
  可他只听见了不远处某家店铺卷帘门拉下的刷啦啦的声音。
  
  他本以为自己能感受到希望、活力,永不言败的决心,真情实感的让人冲昏头脑,充满心灵的快乐;
  
  可什么都没有。
  
  他只感受到烛火闪烁间的丁点温暖,星芒跳动时微不足道的光亮。
  
  “啊。”
  
  英智的叹息声被夜风卷走了;去往星星所在的地方了。
  
  这不是童话,是残忍的现实啊。
  
  但只要一点点。只要有一点点生命,就足以让他苟延残喘,继续奔跑、或者行走,甚至爬到目的地,不择手段也好,不被理解也罢,在深夜逃出医院在大街上晃荡本就是出格的,直到摘下圣诞树顶上的星星前都不会停止。
  
  ……然后,就会像童话中那样,在烛光里看见自己最终的模样,而后化作点点星芒,消散在夜空的。
  
  无论做出多么过分的事情,在死后都会变得一文不值,都会被人遗忘,被人原谅,被人拯救。
  
  英智吹灭了蜡烛。
  
  一束光,手电筒的光打在他身前:映入眼帘的是戴眼镜的青梅竹马和长发飘飘的魔术师。
  
  “英智!你在做什么!”莲汜敬人涨红了脸,狠狠地呵斥着,“回去等我的说教吧!”
  
  日日树涉变出一个暖手炉:“皇帝陛下太任性了……♪我们的公主着急得打了几百个电话,现在还趴在执事君的怀里哭个不停呢。”
  
  英智朝他们扯出一个微笑:“还是被找到了嘛。”他被搀扶着站起身,坐进暖洋洋的轿车。
  
  ……再次醒来时,会在美好的天堂吗?英智想。他觉得有点困,睡意朦胧地靠在车后座上安详睡着了;以至于他并未听到星星的回答:
  
  “不会哦。人间比天堂温暖多了。”

100连拿到了普五英智!此外还有荒野英和餐厅英。
好像有三十连都是三星ww第九十连的时候全三星就出了下回必四星的预告,手头钻不够又小氪了一下!结果重复加保底。
啊不管啦!为小英献上我的钱钱和心心!
接下来就是备战星耀。我要满破他.jpg
说起来中间一度歪出宗老师的普四,天祥院英智的生日池子宗老师也会光临吗?!可惜的是涉并没有来(。)总之来说,我还想要疯帽英(你也太贪心了吧)。
最后祝英英生日快乐!!!要长命百岁快快乐乐啊!

【涉英】陪你同行【网易云音乐年末总结体】

  这一年,天祥院英智陪你温暖同行。
  

  这一年里,你一共在梦之咲说了1937个Amazing☆
  
  你热衷魔术
  
  喜欢给天祥院英智表演
  
  你热爱传播美好
  
  学生会室里藏着你的许多回忆。
  

  2017,你听到最多的词是“我的涉”
  
  “我的涉,要一直、一直继续满足我哦。”
  
  “嗯嗯,没错,是我的涉。”
  
  “在我的涉怀中死去虽然有点滑稽,但也算是如愿以偿了呢。”
  
  “……涉,日日树涉,我的涉。”

  

  1月10日大概是很特别的一天
  
  这一天里
  
  你把平日称呼中的“皇帝”改为了“英智”
  
  因为反复叫得次数太多,不是很好计算。
  

  2月21日
  
  这一天你睡得很晚
  
  23:59还在与天祥院英智为伴
  
  那一刻你在亲吻他额前松散的发丝。
  

  这一年,你有365天,
  
  深夜十二点后
  
  仍和天祥院英智在一起
  
  无论演出多么无趣
  
  还有天祥院英智做你的观众。
  

  在你华丽的面具下
  
  也藏着柔软的一面
  
  在急诊室门口逗留徘徊甚至于哭泣
  
  这样脆弱的举动在今年你一共做了3次。
  

  这一年
  
  有365天你都为天祥院英智带来了欢笑
  
  在所有精彩的魔术中
  
  天祥院英智最专情的是你。
  

  这些星星
  
  是你最早送出的礼物
  
  那是在一个寒冷而梦幻的圣诞夜。
  

  还记得克普丽舍斯吗
  
  天祥院英智曾经很喜欢
  
  但最近似乎把这只鸽子遗忘了。
  

  天祥院英智
  
  是你最亲密的人
  
  共亲吻了176次
  
  早上 39次
  
  学生会会议 2次
  
  上课 8次
  
  下课 25次
  
  午餐 16次
 

  这一年
  
  你有2840小时
  
  与天祥院英智同床共枕
  
  紧握的双手
  
  是不散的宴席
  

  2017,这些是你最该说谢谢的人
  
  天祥院英智——谢谢他的爱与陪伴
  
  莲汜敬人——谢谢他的不杀之恩
  
  姬宫桃李——谢谢他对天祥院英智的憧憬
  
  朔间零、深海奏汰、斋宫宗、逆先夏目——谢谢崇高的友谊
  
  冰鹰北斗——谢谢他的革命
  
  Rabbits——谢谢美好的正太们
  
  日日日——这个不该谢。
  

  2017年12月31日
  
  你又要长大一岁
  
  天祥院英智又将活过一年
  

  今后的时光
  
  他真的能和你一起走过吗?

  诶,有彩蛋吗?滑动看下~























  
  当然了,从过去,到现在,再到未来,天祥院英智一直都会陪伴在日日树涉身边的。